小程序等待戈多

时间:2019-01-04 来源:旺隆小程序 作者:傅春波 点击:

  李志伟卸载了美团APP。上个月,他又一次给自己16G的iPhone 6做“瘦身”,美团成了他开刀的对象。

  订餐、购票这类生活服务,他如今已习惯使用微信小程序,而且感觉体验和APP没差别。他想不到还有什么继续保留订餐APP的必要,特别是删除后还能节省几百兆储存空间。最小容量的iPhone使用起来总是紧巴巴的。

  “欢乐斗地主”、“欢乐麻将”、“美团外卖”和一个游戏助手,占据着他微信首屏常用小程序列表上最显眼的四个位置。这四个黄金位置被视为兵家必争之地。在很多人看来,小程序所带来的不光是便捷,还有商业价值。

  如今,围绕小程序的较量,从微信开始,已经延伸到阿里、百度、头条四大平台,再算上华米OV等手机厂商联合成立的快应用,至少已经形成了5股势力。互联网的流量红利结束,小程序似乎正担起各平台守住流量、巩固生态和扩展边界的战略重任。

  不过小程序的发展并不像风口上的物种。两年来,它起起伏伏,身处其中的从业者,也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01

  去年上半年,史文禄操办了三场500人规模的小程序高峰论坛,活动场场爆满,但他谈不上有多满意。

  “我们不担心人数。”他说,“我们担心的是人的质量。”

  来参加论坛的人在“质量”上显然没有达到他的预期。对于微信生态中这个叫小程序的“新物种”,很多人好奇,过来听听、看看,仅此而已。

  作为主办方老板,史文禄自然希望活动火爆、万人空巷,但参会者们普遍的“观望”态度又让他忧虑。“我们希望看到的,不是说我就来看看,而是说我应该干什么,投入进来。”

  史文禄是最早All in小程序的创业者之一。他过去是老站长,后来做APP,从没离开过互联网行业,积累了不少人脉。2016年10月,微信小程序还处于内测阶段,史文禄就听说了,并打算做一个第三方小程序统计平台。

  他判断小程序将是一个巨大的生态,而且这种生态“将赋予微信一个顶峰点”。他决定投身其中,在腾讯正式开放小程序前成立了阿拉丁统计平台,做小程序数据研究机构。

  这事说出去鲜有人能理解,好在第一笔融资顺风顺水。

  当时,春雨医生创始人张锐去世的消息震动互联网圈。2016年10月9日,农历重阳节,史文禄一早去八宝山送别张锐。回来的时候,他开车载着场景实验室创始人吴声,俩人心情沉重,一路上没说话。

  直到下车,吴声打开车门才回头问:“老禄,你最近在忙什么啊?”

  “我们要做一个小程序的事。”

  “什么叫小程序?”当时的吴声对小程序显然还没有概念,听完史文禄解释后,他问史文禄确认了一下决心:“你真的要做了吗?”

  “我已经开始了。”史文禄答。

  “那我投点吧。”

  这么多年史文禄客套话听过不少,他嘴上回复“好好好”,其实心里也没太当回事。但下车之后,吴声就拉了个群。史文禄开着车,就听手机在一边不停地响。吴声叮嘱投资部的人,尽快推进“投资史总的事”。

  所有交割只用了一个星期。史文禄告诉AI财经社,因为是种子轮,也没尽调,这笔投资金额有一百多万元,一分钟都没耽搁。

  阿拉丁种子轮融资对外公布的金额是500万元,除吴声之外,参投的还有马笛儿投资创始人许捷。按史文禄的说法,这两笔钱都和小程序没多大的关系,更多是出于朋友间的信任。

  阿拉丁是一个让人感觉“有些超前”的项目。在一个连地基都还没有打好、能不能形成生态都两说的领域(如果能称为领域的话)研究数据,那感觉就像“还没学会走就想跑”。毕竟数据价值的大小取决于参与者的多少。

  当时的市场需要的还是引导。史文禄一头主办各种小程序论坛,一头也积极地开展全国巡回公开课。

  微信小程序正式上线前一天,史文禄受邀参加一个小型交流会。同时出席的七八个人里,其中一个是首批接到微信小程序内测邀请的开发者。“我们感觉APP的时代过去了。”那位开发者掩饰不住兴奋地说,“我们当初创业的时候最纠结的就是先开发安卓还是iOS,现在创业者不用纠结了,先做小程序。”

  这些早期投身的创业者也扮演着布道者的角色,凡是发言的场合必讲小程序,卖力程度不输币圈初期的李笑来、薛蛮子。

  2016年底,广州微信公开课,向来不爱抛头露面的张小龙现场用了一个半小时对即将上线的微信小程序做了全面的剖析。他形容小程序“用完即走”。简单理解,就是可以在微信上开发不用安装的APP。

  这种新的程序形态唾手可得、方便灵活,就像浏览器和网页的关系。其上线之初即被普遍看好,不仅因为“是微信在做”。

  “小程序解决了像我一样,还在使用16G的iPhone的人的苦恼。”李志伟说,小程序给他们带去了便捷,而从商业的角度而言也意义非凡。

  02

  轻芒小程序联合创始人王俊煜,在位于东四五条胡同的办公室里给AI财经社记者在纸上画了一条小程序关注度的变化曲线——从诞生迅速达到了关注度的峰值,然后急速滑落,目前处在刚走出低谷,趋近平缓的上升曲线上。

  “小程序从来没真正迎来过发展的高峰。”王俊煜说。之前所谓的热潮只是从媒体关注度或资本层面来说的。事实上,小程序的发展一直维持着一个平缓上升的曲线。在他看来,这也是它本来该有的状态。

  媒体对微信小程序的唱衰集中于它上线后3个月,也就是2016底前后那段时间。之后,小程序迅速失去了存在感。

  微信小程序当时的尴尬不仅在于没有形成几个能够煽动市场的爆款,而且它初期没能让开发者享受到流量红利——开放线上入口,而是试图引导开发者走向线下。这不是腾讯的优势领域。

  对于已在APP上投入颇多的创业公司来说,某种程度上微信小程序带来的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做,意味着投入更多,人员、时间、金钱和精力,到头不排除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结局。不做,又很可能会错过微信10亿社交流量红利。

  创业公司过去要陪着苹果玩,陪着各大安卓手机厂商玩,现在面临的选择是,还要不要陪着微信玩。

  上线仅四天,网上就传出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关于微信小程序的聊天截图,他说:“我们决定不做了。我们知道小程序是什么了。哈哈,但是不能说。”虽然后来罗振宇打了自己的脸,在6个月后偷偷上线了小程序,但这个事件在当时还是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其实,张小龙并非第一个提出小程序这类物种的人。2013年百度曾大力推广的“轻应用”,概念类似今天的小程序。

  一向理性冷静的李彦宏在那一年的百度世界大会上表现得慷慨激昂。像张小龙一样,他把演讲的大部分时间都留给了百度轻应用。他先点出了APP的缺陷:99.9%的中长尾应用,上线即被淹没,即使安装后使用率也很低,安装即死。李彦宏当时给百度轻应用的定义是“无需下载、即搜即用”。

  轻应用被描述为百度当年进攻移动互联网的“重型武器”,但上阵没能听到多大声响,中途就被默默放弃。

  外界对于微信小程序的担忧,部分就在于它是否会重蹈百度轻应用的覆辙。

  当年亲历了轻应用的一位百度高层今年对AI财经社回顾说,百度推出轻应用的时候,市场上移动终端的能力和体验还不流畅,手机百度的用户量也不像现在这样大。“很多时候并不是说你这东西不好,而是你在什么时间点更容易做起来。实际上,点踩得准不准,我觉得值得去复盘。”

  其实微信小程序最初同样遇到过问题,最终那个刷屏朋友圈的游戏“跳一跳”成了意外的救星,最终让小程序迎来爆发点。

  在去年上半年有很长一段时间,史文禄感受的是小程序的“黑暗时刻”。那时候他经常能从投资人嘴里听到对微信小程序生态的质疑。他前后见了十余家基金投资人,其中不乏知名的投资机构合伙人,他们怀疑微信生态的封闭性、小程序生态的成长性,他们质疑在微信里边,究竟会不会长出大体量的公司来。

  “这种情况下,人的内心是煎熬的。“史文禄说,这种煎熬不是因为融不到钱,而是因为你跟很多优秀的人沟通,他们怀疑这个事,这种怀疑会带来你心中的不痛快,但不至于动摇。

  同年的4月份,微信开始逐步释放小程序能力,开放更多功能接口。史文禄的压力也从那时候开始逐步缓解。2017年底,微信小程序开放游戏能力,小游戏“跳一跳”迅速风靡,对小程序的认知一下起来了。

  更多开发者在那时候开始投入进来。

  轻芒就是从今年则All in小程序的。王俊煜有过成功的创业经历,在上个项目豌豆荚卖给阿里后,他带着团队开始了新的创业项目,最早是从杂志切入,推崇的是品质阅读,技术上则结合了热门的人工智能,做兴趣推荐,当时主推的产品是轻芒杂志。

  到了2018年,轻芒的战略发生变化,侧重点从轻芒杂志转移到了一个叫“轻芒小程序+”的项目上。这个项目提供的是内容小程序解决方案,可以帮助媒体、自媒体轻松做出属于自己的小程序。此前,轻芒为自己的产品开发过小程序。

  “因为大部分人现在都把目光放在涨粉上,忽略了已有粉丝,而且现在公众号的总盘子差不多稳定了,高品质内容品牌在信息流里可能斗不过那些标题党。而小程序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为他们提供脱颖而出的机会。”轻芒团队认为,小程序对公众号是一个很好的补充。在他们看来,小程序带来的阅读和互动体验,要强于公众号。

  去年底,王俊煜和团队开会做年终总结,他们发现高品质阅读推荐这件事很大程度上要依赖高品质内容的创作者,要想实现这个愿景,第一步应该是扶持内容创作生态。“轻芒杂志依然有稳步的增长,”王俊煜对AI财经社说,“但我们今年把重点放在了轻芒小程序+上。”

  他对内容小程序的前景持续看好,并认为“2019年可能会迎来一个爆发点”。

  “我们是一个高理性的团队,不希望去高估小程序的价值。”王俊煜说,“所谓风口,它上去容易,下来很快。”

  03

  今年9月12日,支付宝小程序开放日,好食期副总裁胡祥宁晚到了7分钟,“会场已经挤不进去了”。

  同在会场的估吗回收副总经理袁建发现,连会场外的大屏幕都围满了人。让他惊喜的是,当天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在解说案例的时候,估吗回收的小程序出现在了PPT的正中间。

  好食期和估吗回收都是支付宝生态内最早做小程序的商户。支付宝是小程序跟进速度最快的平台,在微信发布不久后就开始了内测,但推出颇为谨慎。

  “做小程序逻辑上的不同主要是因为每个平台底层的区别。”胡祥宁对AI财经社分析说。支付宝小程序的平台定位是安全,结合了支付宝离钱近的特点。相比而言,微信平台的社交、娱乐性属性更强一些。

  好食期团队很早就关注小程序,但真正开始重视是在“跳一跳走红后”。游戏能力的放开,让更多人见识到了小程序的潜力。

  “那太猛了。”史文禄当时去了菜市场特意关注了下,看到很多卖菜的人都在玩。“每个人都希望得到最大化的娱乐,所以你看,游戏向来都是非常贴近现金流以及贴近人性的存在,小程序开放游戏最大的好处不是流量增加,而是让用户的习惯到达了小程序上,这是最核心的。”

  小程序开发和获客成本低廉,转化率可观,让它在一些创业公司的战略中逐渐取代APP的地位,成为投入的核心。兼职服务平台“青团社”副总裁兼总经理莫凡告诉AI财经社,他们的APP仍在维护运营,但小程序的战略优先级更高。

  蘑菇租房联合创始人龙东平则告诉AI财经社,他们的微信小程序和支付宝小程序共带来了百万级的用户增量。

  同样是提供小程序的土壤,微信团队一贯的“克制”,在微信小程序的入口开放态度上充分体现,张小龙一直在对外强调,微信不给小程序导流。

  而后发的支付宝在小程序入口开放上则表现的要“主动”得多,提供了例如扫一扫、搜索、朋友tab主入口等7大核心入口。莫凡对AI财经社说,“这是支付宝想借助第三方服务来增加自己的黏性。”

  好食期今年3月开始规模投入小程序,微信和支付宝两边都做,然后对比验证。好食期胡祥宇发现,他们微信小程序的日留存不到30%,而支付宝小程序的日留存达到了80%。好食期是做品牌电商特卖的,电商类小程序在支付宝生态上似乎更容易变现。

  利用支付宝芝麻信用体系,估吗回收主营的3C数码回收的用户体验流程得以改善,对于芝麻信用分高的用户,可以提前拿到一定额度的保证金,从原来的先货后款,变成了先款后货。

  在回收这件事上,用户先拿到钱和后拿到钱的体验可以说是天壤之别。按袁建的说法,流程改变后,估吗回收在支付宝小程序端的下单转化率增长达到了5倍以上。

  轻芒团队已经为超过6万内容创作者提供了微信小程序的开发服务,并在经过近一年的设计、研发后,即将推出2.0版。微信仍然是内容创作者最看重的平台之一,作为内容技术提供商,轻芒虽然“已经和其他小程序平台有了一些接触”,但微信小程序仍是他们投入的战略核心。

  如今,小程序已经担起各平台围猎流量、巩固生态、扩展边界的战略重任。百度在今年7月4日的百度人工智能开发者大会上,正式发布了小程序。11月,在生机大会上,今日头条新任CEO陈林也宣布正式启动头条小程序生态。

  一个接近百度的人士告诉AI财经社,百度小程序上线前,其内部开过一次动员会,由百度副总裁、百度APP和信息流体系总负责人沈抖牵头,强调百度布局小程序生态的必要性。

  多年来,“形不成闭环”一直是行业人士给百度贴的标签。搜索是即来即走的需求,似乎不需要注册账号。

  如今,小程序似乎成为百度形成商业闭环的一个尝试。就拿购物举例,之前,用户在百度搜索完,就跳转到购物APP上去找货下单了。现在,在百度上搜索完,可直接在小程序上下单,用户也能沉淀下来。

  百度小程序下单需要注册百度账号,提现百度小程序的推广红包还得绑定百度钱包。此前,国内移动支付体系几乎由微信和支付宝瓜分。一位百度员工说,百度钱包的作用是拿来充公司的饭卡。现在,百度甚至想通过小程序拉动百度钱包。

  百度小程序希望打造一个类似广告联盟一样的小程序“联盟”,让百度的小程序在联盟内成员APP中,轻松实现跨平台运行。

  支付宝同样在向它的开发者传达一个明确的信号:支付宝小程序正逐步打通阿里生态,开发者可一次开发,在阿里各大APP上实现多端运行。

  今日头条是继微信、支付宝和百度之后,第四家推出小程序的平台,目前尚处于测试阶段,在前期的解读中有提到,其页面可独立于今日头条应用程序存在。

  在这条目前看来已经是主赛道的角逐中,微信占尽了先发优势,其他各家正在寻找与前者的差异化。

  不少开发者已经体会到了小程序带来的“红利”。除已经上线的微信小程序和支付宝小程序之外,估吗回收的百度小程序目前也在开发之中。同样,他们对今日头条小程序也表达出了浓厚的兴趣。

  “我们没有任何一家平台的投资背景。”估吗回收商务总监潜丹兵告诉AI财经社,作为一个“背景清爽”的商户,入驻任何一家小程序,对他们来说都是增加渠道。不做任何一家的小程序,都意味着是在放弃用户和流量。

  对创业公司而言,在投入资源不高的前提下,小程序带来的效果比APP更好。

  11月26日,在线旅游平台同程艺龙顶着“小程序第一股”的名头赴港上市。这家企业此前得益于微信小程序的红利,并得到微信中心流量的支持。截至目前,在微信提供的第三方服务“九宫格入口”中,除了滴滴出行,其余11个服务商都已经有了小程序的服务形式。

  据AI财经社了解,小程序的应用数量今年以来呈爆发趋势,百度小程序自7月开放以来,小程序日增长数量最多的时候达到上千个。根据公开数据,截至今年9月,支付宝小程序数量超2万个,用户数超3亿。前段时间,马化腾也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宣布,微信小程序数量已突破100万,日活用户达2亿。

  史文禄现在几乎每天都在朋友圈为明年1月份举办的阿拉丁年会卖力宣传。去年阿拉丁做的最大一场会议只有2000人规模,明年1月的年会规模预期是5000人,提高了一倍多。

  “17年小程序是在天上飘的,18年才是落地的年份。”他告诉AI财经社。

猜你喜欢